大同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联邦政府2017预算案中将基建送上风口澳洲离一带一路还远吗-[资讯]

时间:2022-09-24 来源网站:大同化工机械网

联邦政府2017预算案中将基建送上风口 澳洲离“一带一路”还远吗?

如果说2017联邦预算案只打开了一个风口,那就是基础设施建设。100亿澳元的国家铁路项目、83亿澳元的布里斯班-墨尔本铁路、53亿澳元的悉尼第二机场、4.72亿澳元的边远地区增长基金这些项目在未来十年内的总投入将达到750亿澳元。

产业研究机构Macromonitor估计,财年,用于公路和铁路的财政支出仅为190亿澳元,财年联邦政府的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将会出现一个井喷式增长,比前一财年增长73%,达到330亿澳元。

矿业热潮过后,投资挫减促使失业的工人转向了房地产建设。楼市泡沫膨胀到岌岌可危的时刻,接踵而来的调控措施摁住了楼市。当住房建设也开始收缩时,几乎毫无悬念地,基础设施建设接过了拉动澳洲经济的下一棒。

经济低迷,基建救场?

ACB News《澳华财经》报道,应该说,联邦政府在2017预算案中将基建送上风口,是对其寄予了厚望的。

据摩根斯坦利最新报告,随着澳洲金融监管部门掀起楼市监管风暴,楼市的降温是必然的趋势。目前的住房建设,尤其是公寓建设增速已经开始放缓。而楼市降温将使澳洲目前接近6%的失业率进一步上升。

大摩指出,目前广义的建筑业从业者占了澳洲劳动力市场的9%,比矿业繁荣时期的矿业从业者比例还高。但如果当前房建走软的形势发展下去,建筑业会有万全职工作者失业,也就是说,劳动力市场中将要出现1.6%的失业者。再考虑到GDP增长缓慢的因素,报告预计,到2018年第1季度,澳洲失业率将达到6.4%。

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是澳大利亚多年来存在的沉疴。2010年的研究数据表明,澳洲的投资与基础设施需求之间存在的差额达7000亿澳元。澳洲工程协会在2010年报告中,给全澳整体基建水平的评级为C+,堪培拉地为B-,新州为C,北领地为C+,昆士兰为C+,南澳为 C+,塔州为C,维州为C,西澳为C+。

顾问机构澳大利亚基建认为,澳洲的基建不足,且新项目建设进展缓慢,尤其是在边远地区,要更多的医院、学校、机场、高速公路、电力设施等,而各州的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却呈下降趋势,这不足以满足不断上涨的生活需要。

ACB News《澳华财经》报道,据西太银行的报告,年,澳洲的私人基建活动呈现爆发式增长,将基建活动带向了一个高潮,随后又发生断崖式下落。虽然自2014年起政府基建活动开始回升,但整体基建活动增长仍未回到正值。2016年第二季度,澳洲的真实基建活动环比下降了10%,同比下降26%,已连续下降了四年。

去年IMF官员在年度澳洲经济评估报告中称,澳洲政府应该考虑放慢实现预算平衡的步伐,增加在可促进增长的基础设施项目上的支出。

IMF在例行经济评估中写道,在全球环境低迷之际,要确保再度实现充分就业,澳大利亚需要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优质的基础设施支出,这也将提振长期增长潜力。澳洲在矿业以外的商业投资令人失望,就业不足率仍然较高,薪资增长乏力。

报告建议,对有效基础设施的支出采取更具持续性以及多年期的增长模式将是有利的,因为澳洲具有基础设施需求和财政空间,融资环境利好,而且预期将逐步恢复充分就业。

引资之惑

ACB News《澳华财经》报道,长期以来,澳洲基建项目都采用的是政府和私人投资合作的方式PPP模式。

PPP模式在一个灵活方法的基础上来分担财务和风险,从而确保项目能够按时、按预算予以交付。在这种模式下,政府从私营部门采购众多传统上本该由公共部门提供的服务。资产或服务可能包括施工、设计、设施管理、运营和财务。政府担任其合作伙伴的角色并承担相应风险,包括征地、场地清理、规划审批和监管变化。使用需求和各种操作需求等部分风险可以由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共同承担。

以悉尼联接Moorebank和Botany码头的Moorebank 联运项目为例。该项目在规划和筹建过程中咨询了40家公司,这些公司对参与该项目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联邦政府专门成立了Moorebank 联运公司负责项目的设计和建设,并通过招标引入了私人投资。为保证经济效益和专业效率,政府还允许私人投资者加入公司董事会。

澳政府已与货运物流公司Qube Holdings签订了一纸为期99年的合同,今年中期该项目完工后,由后者开发和运营车站及仓储区。有消息称,将要开建的悉尼第二机场的建设和运营也要采取Moorebank 联运项目模式。

作为一个长期依赖外资且一直积极引进外资的国家,澳洲近年来愈发获得国际资本的关注,其中基建似乎正成为一个越来越吸引人的投资领域。

澳央行前任行长Glenn Steven曾在呼吁两党为基建投资做出更好的规划时说:基建投资在保持经济增长和激发信心方面有着重要的作用达成这样的成果,障碍并不在于钱。在如此低的利率水平下,我们可以融到资金。

他的这段话曾被媒体广泛引用,以证明低利率环境下澳洲基建项目融资并不是问题。

澳洲著名机构投资者昆士兰投资公司(QIC)曾专门针对国际投资者做了一个关于基建投资的调查,并于去年6月发布了调查结果。而该调查并不支持上述观点。

受访的投资者主要来自香港(42.9%)、澳洲(12.7%)、新加坡(9.5%)、日本(4.8%)和韩国(4.8%)。他们的分布行业为:33%来自保险公司,31%来自商业银行,21%来自政府和公司养老基金。

66%的受访者称,过去一年中他们提高了投资组合中的基建项目比例。但被问及是否在未来一年还要继续提高这一比例时,只有52%的受访者做出了肯定的回答,40%的受访者称将维持目前的比例。

QIC 全球基建总监Ross Israel说,这反映了投资者当前的谨慎态度,全球央行都在实行历史上的最低利率,而且目前越来越难以预料何时会进入加息通道,投资者不敢确认真正的无风险利率是多少。

QIC在调查中发现,低利率环境对基建投资项目的估值已产生了扭曲作用。2014年,新州政府以17.5亿澳元的价格卖掉了纽卡索港口的长期租约,此前以50.7亿澳元的价格卖掉了Botany港口和Kembla港口长期租约。这两项拍卖的估值高达25倍的预期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参与的财团都在四家以上,其中主要是海外买家。

但是在QIC的调查中,国际投资者们开始对天价基建项目的估值担忧。他们将估值列为首要风险因素。

在投资运营之前,很难判断一个价格到底是否过高。如果利率还会持续低位运行,那么现在的估值就比较确定。但是如果市场发生变化,其它类别的资产回报提高了,基建项目的投资回报就相对降低了。 Israel说。

当被问及他们所期待的回报率(资产包括交通设施、能源、水电和机场)时,受访的投资者有46%回答是%,,22%答低于8%,只有15%说在12%以上。

挤进这个领域的经理人们会发现回报率已经变低了, Israel表示,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数据,我的判断是,绝大多数投资者的目标已经不是资产升值,而是寻求经营收入。

考虑到该报告发布时间是去年6月,彼时川普还没有当选美国总统。但今天看来,川普当选后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反而更大了。Israel在报告中所说的仍然适用于此时:现在情况变得更令人困惑,没有人知道美联储接下来要做什么。对于基建这样的长期资产,这种困惑使得对未来的收益做合理的预测变得更加困难。

错过一带一路,澳洲会错过什么?

ACB News《澳华财经》报道,据澳贸委(Austrade)的估算,未来澳大利亚的贸易增长将主要依靠与亚洲的贸易往来。在澳洲的12个主要出口市场中,有10个在亚洲。这一趋势意味着亚洲对澳洲的矿产能源的需求还会持续增长,农业、大宗商品和服务也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人口增长和日益频繁的贸易活动对澳洲的基建发展提出了更高的挑战。据澳贸委估算,到2030年全澳公路运输将要增长50%,铁路运输增长67%。作为一个大陆型岛国,澳洲的港口和机场建设需求也更加迫切。

如上文所说,在过去,澳洲主要依靠政府投资和引入私人投资。但这条路已走了30年,反反复复的起落中,澳洲始终没有在基建上取得显著的突破。

今天,在政府财力有限、私人投资更为谨慎的情况下,澳洲的基建或许需要寻找一个新的方向。

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后访问澳洲及新西兰,就经贸合作进行磋商,并尝试把两国拉进一带一路合作框架。

新西兰表示,在中国和美国贸易合作上,不会选边站,并和中国签署了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升级版经贸合作文件,以及加入亚投行。

相比同处南半球的新西兰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回应和行动,澳大利亚明显已经落后。 据《澳大利亚人》报道指出,李克强总理三月的澳洲之行,官方包括两国总理会,都没有提及一带一路。

已有许多评论人士从地缘政治和军事格局的角度分析过澳洲对待一带一路的态度,这超出了本文的探讨范畴。在此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一带一路对澳洲的经济意义。

澳新银行亚洲研究总裁Khoon Goh非常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

中国有产能过剩的问题,目前的国际贸易不足以吸收中国的全部产出,一带一路是中国开拓市场的新路径。同时一带一路还会带来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将联结中国内陆地区,促进内陆经济发展。他说,但是它不仅限于中国,它将纳入任何一个愿意与中国有更密切联系的地方。对澳大利亚来说,它提供了经济增长机会,尤其是那些与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公司。

去年,澳洲律师事务所合伙人Lizzie Knight沿着一带从北京到喀什走了一趟之后,很感慨地说:澳洲的公司可发掘巨大的、明显的机会。

一带一路开发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到2020年,仅亚洲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就达到8000亿美元,而目前一带一路的资金平台最多能提供2400亿美元。目前比较确定的资金来源有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组织开发银行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等。中国险资投资一带一路的纪录也在不断被刷新。截至2016年末,保险资金在一带一路领域的投资规模已经达到一千多亿澳元(人民币5922.64亿元)。

一带一路建设还准备打造更大的国际资金池,一边加强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的合作,一边广泛吸收社会资本参与,从而获得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这包括伦敦、纽约、法兰克福、东京、香港、新加坡等世界金融中心的众多知名银行、基金、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以及众多拥有巨大国际资本、不断寻找新的投资目标的知名跨国公司。

一带一路正不断拓展融资渠道,创新融资模式,试图将全世界的资金都调动起来,吸引资金投向这一新的领域。

对于渴求资金的澳大利亚基建来说,这正是个难得的机遇。不仅如此,生活在澳洲的华人越来越多,华人对澳洲经济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若加入一带一路,澳洲的华人华侨可以在开发运营境外经贸合作区、开展民间外交与文化交流、促进信息沟通与资源共享、拓展融资渠道、合作培养人才等方面充分发挥独特作用。

投资顾问机构Asialink Business中国事务总监Nick Henderson说:一带一路是个双赢的、非常现实的计划,完全不应该从军事和地区安全的角度去看。中国需要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和伙伴关系来促进贸易的长期增长。从澳大利亚的角度看,我只看到了益处。

上世纪70年代,中国正处于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中,邓小平以广阔的世界眼光首先把创新这一概念引进中国。1978年12月,邓小平发表著名的讲话,提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并强调,若不如此,中国就无法摆脱贫穷落后的状况。

今天,我们同样希望澳大利亚能够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精神,为澳洲的经济打开崭新的局面。

事实上,澳洲政府并非完全放弃参与一带一路的美好愿景。澳方代表已确认,将出席本月14日中国发起并主办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个举世瞩目的论坛,旨在为一带一路提供一个和平的、包容的国际经济合作平台,支持国家层面的政策沟通、软硬机制的建设,并促进沿线参与各国与亚投行、亚开行、世界银行等多边银行之间的开发融资合作。

我们期待,澳洲向一带一路大步迈进。

文中内容、图片均来源于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删除!

密苏里哥伦比亚大学

台州学院辅导员

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招聘

李学义